您當前的位置 : 漳州新聞網  >  home  >  縣域直通車  >  縣域直通車——龍海

晚清海澄縣知縣離任“新聞” 登上上海畫報

您當前的位置 : home    2020-09-25 09:50  來源:閩南日報-漳州新聞網  編輯:劉藝敏  劉藝敏
字體:【

(資料圖片)

  俗話說,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。對于那些將百姓放在心上,為官一任,造福一方的地方官,百姓是舍不得他們像水那樣“流走”的。于是就會發生集體挽留賢明官員的自發行為,拉著官員離任時的車子不放他走,謂之“攀轅臥轍”,簡稱“攀轅”。

  清朝光緒年間,漳州府海澄縣知縣何鼎任期屆滿時,就曾發生過這樣的一幕。

  何鼎,字淮浦,湖南桂陽(今郴州市汝城縣)人。據民國《汝城縣志》“卷二十四·人物志”上記載,他并非科舉正途出身,而是以附貢的身份通過報捐的方式取得做官的資格。直白地說,他的官位是買來的!但他并沒有想早日撈回本錢,甚至大賺一筆。光緒十三年(1887年),何鼎任福建海澄縣令,三年任職期間,“百廢俱舉”。他斷案公平,合情合理,“差役胥吏,不能上下其手”,故海澄鄉民無不頌其德。今龍海市東園鎮東寶村山尾橋社仰峰堂內存有一方光緒十五年(1889年)十一月的“告示”碑,內容是時任縣令何鼎嚴禁“流犯、流丐及赤棍”借紅白喜事之機索擾當地百姓,同時,何縣令也擔心地方上矯枉過正,對不法之人動用非法手段,因而在告示末尾,特意強調“亦禁家長不得挾嫌妄拿,致于反坐”。其對民生如此用心,處理事情如此公平,怪不得離任時百姓要“攀轅”不放呢。

  其實,“攀轅”只是形象的說法而已,何縣令當時是坐船而不是坐車離開的。這和當時海澄縣的地理位置有關,那時的水上航運比陸地交通發達得多且更為便捷。這一幕感人至深的場景完整、形象地被畫成這幅《“攀轅無術”圖》。據圖中文字記載,海澄縣“紳商士庶”面對無法挽留的現狀,只得用最純樸的舉動來表示他們內心的感激之情:“城廂內外擺設香案,跪送者共計一千七百余處”。何鼎登舟后,護送他的小船多達六百余艘,陸上、海上,“爆竹之聲連綿不絕”。那場面,天地為之驚動,人神為之振奮。當官當到這個份上,才是真正的“父母官”啊。

  《“攀轅無術”圖》出自創刊于1884年5月的《點石齋畫報》,主筆是著名畫家吳友如,該報以“新聞畫”的獨特方式描繪了當時晚清時期社會的方方面面。海澄縣僻處東南海疆,然而當地百姓熱烈歡送離任官員的“新聞”能登上上海該報報道,可見此事在當時影響之深。連作者也感嘆,有些近世縣官,平日毫無政績,去任之日卻要地方紳董恭送德政牌、萬民傘等,其行為與何鼎相比,當感到“赧然而色愧”的。

  清朝時海澄的最后一部縣志成書于乾隆二十七年,漳州最后一部府志成書于光緒三年,故此事未見諸地方志記載,幸好有《點石齋畫報》上的這幅畫,才讓這件事不至于湮沒在歷史的塵煙中。

  ☉洪達勇 文/供圖

責任編輯/黃舒哲 程 琳

快三压大小单双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