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 : 漳州新聞網  >  新聞中心  >  圖片輪顯

曾經的“空心村”,成了年輕人回鄉創業的沃土

您當前的位置 : 新聞中心    2020-10-04 09:00  來源:閩南日報-漳州新聞網  編輯:韓靚  韓靚
字體:【

  詔安院前村鳥瞰,規劃整齊的房屋和成方連片的蝦池盡收眼底。洪彬桐攝

  10月3日,央視1套《焦點訪談》節目關注了漳州詔安縣院前村。過去,這個村年輕人少,空心化嚴重,內生動力不足,經濟也發展不起來。但是這幾年,院前村卻徹底變了個樣:村子富了,也美了,年輕人回來的也越來越多。這種變化是怎么發生的呢?回來的這些年輕人在干什么呢?且看——

  走進院前村,水泥道路寬敞整潔,三層小洋樓各具特色,新建的公廁,清澈的池塘,閩南特色的涼亭,綠樹成蔭,整個村子生機盎然。

  院前村背靠大山,面朝大海,風景優美。但院前村的人,自嘲過去是兩頭都靠不上。院前村人均只有三分田,雖說靠海,但是淺海,沒有大的捕撈漁船,村民們只能在海邊撈海瓜子、摸魚,過去一直是遠近聞名的窮村。為了生計,村里的年輕人大多外出打工了。

  村黨支部書記陳洪杰早年間外出打過工、經過商。27年前,陳洪杰回到村里,是第一個回村的年輕人,那一年,他30歲。

  陳洪杰第一個回村,第一個養蝦,撈到淺海人工養殖的第一桶金。2003年,村民們一致推選陳洪杰為村支書,和幾個陸續回村的年輕人搭班子,帶領村民們共同致富。

  “上任后,頭等大事是搞經濟,第一年過年的時候,全村有在外地工作、做生意的能人回村,我們請他們召開座談會,研究院前村怎么樣發展經濟?!标惡榻苷f。

  村里召開村民代表大會,大家出主意,最后決定把700多畝的淺海灘涂建成養蝦池。

  作為第一代回村的年輕人,陳洪杰他們正年富力強、見多識廣、善于經營。沒錢,他們幫助村民們貸款,想方設法把養殖基地建起來。沒技術,他們組織村民們外出學習養殖。就這樣,陳洪杰他們帶著村民們埋頭苦干了十多年,蝦池成了聚寶盆,村民們擺脫貧困,富了起來,院前村成了詔安縣的養蝦專業村。

  但在這十多年間,村里的年輕人還是以外出求學和外出務工為主,年輕人依然很稀缺。直到近幾年,新一代年輕村民回到村里,與父輩不同的是,他們受過學校的高層次教育,懂網絡,他們帶來了新的養殖理念和技術。

  陳培勇從小就跟著父親養蝦,后來上大學學的也是水產專業。大學畢業后,他也曾經在外打工,做過業務員,經過深思熟慮,他還是決定回家鄉發展。陳培勇回到家鄉,和家人承包了村里兩口養蝦池。

  “養蝦主要是調好水質,父輩養蝦,有時水質沒調好,天氣變化水變了,蝦就不吃料,慢慢地死掉?!标惻嘤率苓^專業的學校教育,又善于學習,他學會了用菌群調節水質。他說:“水質穩定的話,即使天氣變化,蝦也不會死?!?/p>

  年輕人習慣于有問題找網絡,打開搜索引擎和社交平臺,馬上就和全國的養蝦人對話,技術幾乎是免費獲取,飼料和設備都網購,快遞送到家里,這就比老一輩人大大降低了成本。

  在網上了解到養蝦池可以混養魚苗,陳培勇自己到浙江、廣東學習了一年,學習魚苗孵化的技術。陳培勇學成歸來,開始孵化魚苗,放在自家的蝦池里混養,一年下來,一畝蝦池可以多賺一萬多塊錢,這項技術很快就在村里推廣。

  “芭樂妹妹”陳曉冬是村里陳氏家族的第一個女大學生,她大學畢業后,曾留在廈門一家上市公司上班。

  “有一天一個大爺向我們求助,說村子里的芭樂賣不出去,能不能幫忙想想辦法,我在網上發帖,一下子幾萬個人來關注,很快賣出去了,后來發現他們原來種的品種,在外面其實已經被淘汰了?!标悤远f。

  城市水果店里好品種的芭樂一斤20多塊錢,而自己家鄉的芭樂一斤幾毛錢,甚至賣不出去,這深深地觸動了陳曉冬。2016年,她和丈夫合計之后,決定回到村里種芭樂。

  大學生怎么回來種芭樂?起初村里有許多反對的聲音,包括家人也不支持,覺得有點丟人。陳曉冬說:“村里人把我當做反面教材。加上種芭樂收益很差,心理壓力非常大?!?/p>

  當時,家里只有80歲的外公支持陳曉冬,頂著巨大的壓力,陳曉冬夫婦種了42棵芭樂開始嘗試。

  “開始我不懂,跟我老公和80歲的外公,我們天天起早摸黑在地里研究,拿手機拍照,有個洞也要拍下來,問別人這是什么原因,各方面困難挺多的?!标悤远f。

  品種改良是第一步,院前村以前零零星星種了一些芭樂,種的都是村里留守的老人,種的也是傳統的品種。芭樂種下去,基本上是靠天收成。陳曉冬夫婦請了農業專家來到村里,研究芭樂品種的改良。

  陳曉冬說:“改良后個頭至少是老品種的3倍以上,肉很多、皮很薄,香味非常濃,我們取名叫做哈根達斯芭樂?!?/p>

  陳曉冬動員村民們跟她一起種新品種的芭樂,大家成立一個芭樂合作社,可村民們并不買賬。最早有三個農戶跟著她一起種,他們第一年種下去,也是嘗試幾十棵。

  芭樂要到第二年才能結果?;剜l種芭樂的第一年,陳曉冬沒有任何收益。第二年,芭樂結了果?!皠e人那種普通品種的芭樂一斤4毛錢,我們的品種,最低保護價是普通品種6倍多一點,非常轟動,第二年就有20人跟我們種了?!标悤远⒖膛まD了一切。

  農民是很務實的,你行我們就跟你干,你能我們就聽你的。新技術,他們愿意用了;精細化管理,他們花心思了。以前,村民澆地都是大水漫灌,陳曉冬夫婦在地里鋪設了滴管,從此節水農業概念深入人心。

  陳曉冬夫婦還與外地的電商平臺聯合,對村民種植的新品種芭樂實行最低保護價收購,包收包銷。哈根達斯芭樂成為市場上的“網紅”,供不應求,一畝芭樂可以收入七八千塊錢。

  陳曉冬說:“2016年,我剛回來的時候,村里的電商幾乎是一片空白,現在電商的概念已經深入人心了?!?/p>

  陳曉冬在網上銷售芭樂,也幫助村民們賣其他農產品。她的“陳老師芭樂”已經是淘寶網紅店,她也成為阿里巴巴農村淘寶的金牌合伙人。2018年,陳曉冬被推舉為村里的兩委班子成員。

  “今年是個豐收年,芭樂不但價格高,而且產量非常好?!标悤远罱拥揭粋€兩千件、一萬斤芭樂的大訂單,“我們爭取早點把貨全部發出去,現在大家正在緊張地打包當中?!?/p>

  院前村富了,村里小伙子在外面娶的媳婦兒愿意回村生活了。李美文是江西人,在深圳打工時,和院前村的許德坤相愛結婚。2015年,兩人決定回家鄉生活,投資辦了一個農場。幾年功夫,辛勤勞動有了豐厚回報。

  2018年,李美文家花了60多萬元,蓋起了小洋樓。在年輕人的帶動下,像這樣的變化,在院前村還有很多。

  截至目前,院前村90%的村民都搬進了新房,有163戶人家買了私家車。陳桂雄2019年回鄉,開了家汽貿公司;何海鋒、鐘文容2016年回鄉,做腌制咸蛋的生意;鄭曉玲2015年回鄉,開了家手工作坊,加工玩具……這幾年,先后有138位年輕人回到院前村發展。

  (據央視《焦點訪談》報道)

  責任編輯:鄧文忠、陳巖、吳輝煌

快三压大小单双技巧